32强盘点之德国:穿新鞋走老路,日耳曼战车又悬了?
4年前的喀山竞技场,当孙兴慜穿越大半个空荡荡的球场,将皮球送进无人把守的德国队大门时,已经无力回追补门的诺伊尔,脸上满是惊愕、愤怒与无奈。此前,日耳曼战车和巴西、荷兰一道,保持着参加世界杯从未小组折戟的傲人纪录,然而这趟溃败,却引发了整个德国足球自上而下的地震和反思。尽管败军之将勒夫并未在沸腾的舆论中下野,但在欧洲杯前就决定撂挑子,仍标志着德国队重建的开始。然而一年多来,德国队在经历短暂的蜜月期后,似乎又回到了踢法单一、攻坚乏力的老路,而不甚理想的分组形势,似乎预示着德国队的苦日子,仍遥遥无期。四夺金杯仅次巴西,轻松出线瑕多于瑜由于本届世界杯意大利队爆冷缺席,德国队成了32强中夺冠次数仅次于巴西队的存在,1954、1974、1990和2014年,日耳曼战车均捧杯而还,其中2014年在巴西的加冕,更打破了欧洲球队从未在美洲夺冠的魔咒。而本世纪第二个10年,此前以强悍、坚韧、硬朗著称的德国队,也顺应传控潮流,吸纳了愈来愈多的技术尖子参与组队,但在2014年集于大成后,盛极而衰的德国队却自此每况愈下,近两届大赛逐渐沦落到为出线而战的尴尬境地。本届世预赛德国队与北马其顿、罗马尼亚同组,9胜1负的撞线表现看似不错,但苛刻的德国媒体却始终无法介怀那唯一的一场输球。去年3月31日,勒夫的球队在杜伊斯堡1比2不敌北马其顿,尽管后者在附加赛淘汰意大利的表现,证明其绝非轻易拿捏的软柿子,但这也基本宣判了勒夫挽回人望的失败。如今,德国队的教鞭已经传递到了弗利克手中,这位带领拜仁登顶欧冠的前国家队教练组成员,对德国队的运行机制可谓烂熟于心,而作为这支德国队中为数不多参与过2014捧杯征程的存在,队长诺伊尔在挺过皮肤癌鬼门关后,已经及时伤愈归队,大心脏的“门卫”,仍将是德国队的定盘星。三大优势:门将厚度、伤员回归、因祸得福尽管已经36岁,但诺伊尔过去几个赛季的稳健表现,丝毫不受年龄困扰,只要“小新”自己无意退队,那么年届四旬继续征战下届,也并不违和。而前几个赛季一度随巴萨一道沉沦的二门特尔施特根,如今已经逐渐恢复到巅峰水平;而从阿森纳转投富勒姆后的莱诺、随法兰克福在欧战表现不俗的特拉普,都让第三门将成了德国队竞争最激烈的位置之一。比起老对手法国、英格兰的持续减员,10月以来,德国队迎来的却是国脚回归的好消息,先是格雷茨卡结束漫长养伤,并在欧冠表现一如既往;而后则是一度肌肉撕裂的萨内也结束了休养,顺利与大部队会合。对于高度仰仗拜仁系班底的弗利克而言,如今调配阵容显然能更加从容不迫。当然,德国队备战期间同样坏消息不断,先是多年玻璃人罗伊斯提前告退,随后则是韦尔纳在欧冠小组赛收官战撕裂韧带,2022年提前报销。但少了转战切尔西至今槽点满满的“金色侦察机”,对于德国队未必都是坏事,至少这位只能踢顺风球、球风也相对单一的前锋缺席,能让弗利克下定决心起用传统中锋,从而丰富球队略显单调的踢法。三大劣势:新意寥寥、舆论压力、致命第二场德国队过去几年战绩欠佳,很大原因在于勒夫时代的套路,已经逐渐被对手摸清,面对见招拆招,不愿回归传统的德国队,更多着眼于细节优化,而非战术革命,这也使得德国队在强强对话中持续力不从心。而弗利克上任后虽然短期曾令球迷眼前一亮,但进入2022年则逐渐褪去光鲜外衣。3月以来,德国队7场比赛只取得1胜5平1负,完全不像一支夺冠热门,球队了无新意的用人和战术设计,备受各界批评。与诸强不同,德国队此番出征,很大程度上是“戴罪立功”,毕竟,上届身为卫冕冠军却小组折戟,这是高傲的日耳曼人无论如何也咽不下的气。但媒体和球迷的苛责,之于习惯了勒夫温和治军的国脚们却是莫大压力,并最终导致了老臣克罗斯提前宣布退出国家队的悲剧。而今,极有可能“扛雷”的,则是同样任劳任怨却得不到好评的基米希。当然,强弱分明的E组,或许不至于让德国队为出线发愁,但他们一向有打不好小组第二场的传统:本世纪以来5届世界杯,日耳曼战车只赢下过2次小组次战,而负于塞尔维亚、被爱尔兰和加纳逼平,都与其顶级强队的身份不相符。而这一次,他们次战的对手是头号种子西班牙,可以想见,直面魔咒的弗利克,挑战的将是地狱难度。撰文/杨健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mgevent.com